有风自南

cyruschen
2014-12-05 / 0 评论 / 6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796EE2C55982

天街喧,古家萧,

冬风长恨泯歌谣。

如梦愿景高,

暮已天将晓。

天将晓,

未若流萤坳。

耳边突然有了风起的声音。我下意识地抱紧了双臂,怔然。继而浅笑昂首,望向远方的天空。

看着天穹中纷繁频现的星子,才觉得这一切是那么触手可及,却又模糊间走远,是那么夸姣,却又有几味发涩的苦寒。

雪落一年过,雁北又一年。但是在这一年又一年中,咱们究竟得到了啥?是不是阅历了不为人知的波折与冤枉,单独难过?

文/釉小北

0

评论

博主关闭了当前页面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