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何以飘零去,何以少团栾。何以别离久,何以不得安。

2013年04月20日 清风解语 暂无评论 阅读 959 次

ouyang

《古剑奇谭》,琴心剑魄今何在?琴心在太子长琴心中生厌时已经消散。乐为宁心,心如烈火,便不纳琴心。欧阳少恭此人,温文尔雅,淡然出世。初见时一种莫然的疏离,相处时一种朦胧的不解,看不透,却少有人会怀疑与他。虽说是迄今为止最不喜欢的BOSS,但毕竟,他之坎坷不同于人,他亦“非人”。

“获罪于天,无所禘也”,其实在《古剑》之中,真正寂寞的并非那两个有太子长琴之魂的人,无论是屠苏抑或是少恭,切莫提他们此生如何,至少临死之时有人真心实意陪在身边,有此生最重之人静坐身侧。而又有多少人,直至最后也没有办法如此?屠苏只留了三天不到给晴雪,而晴雪以千百年的时光来还这三日。“时间的流逝已变得恍惚”“当远方再也没有故人的消息传来”,她仍旧在寻寻复寻寻,重生之法应该是真的没有的,应为重生之后的,已不再是当初那人。逆天而行的代价重的令人难以承受······谁都无法承受

到了终局,唯一有机会得尝幸福的兰生,选择了去还上一世欠下的缘。襄铃就此离去,也不知在很多很多年以后,当青丘之国中再也收不到来自琴川的消息时,她是否会记得,曾经爱过一个呆瓜,呆瓜答应保护她一生,却又殊途而去。也许一生天真,便会少去许多遗憾,能使生命变得更为平淡却美满。

红玉再也没有离开过昆仑山,她还有许多时光可以陪伴在紫胤身边,即使那人并不接受她的情意,毕竟还有时间可以改变,可以补偿。

极北之地,也许并无重生之法,但那传说······总给人希望。希望他还可以再回来······

看遍繁花似锦云卷云舒,踏遍天涯海角山川万里。晴雪,独看花繁与花凋时,会不会羡慕蓬莱中共死的人?会不会羡慕永伴爱人身侧的人?会不会羡慕哪怕是赎罪,依然得以合家欢乐儿孙绕膝的人?

永远的寻觅,愿你在寻觅中终得其所。也许最后你所希望的已非再见,而是会回到桃花谷,一直一直,想着并不长的那一段相识、相交、相知,回忆往昔他还在时的那段时光——那些微笑

标签: